您现在的位置:118kj开奖直播现场 > 校庆专题 > 校史长廊 > 正文内容

书店的故事在童话里继续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16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原标题:书店的故事在童话里继续让我们从一句耳熟能详的台词开始: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,先听哪一个?坏消息是:金华市区桂林街芝麻巷那家叫做司芬克斯的旧书店,在支撑3年后结束营业了。 好消息是:这家现实中的书店关闭了,书店的故事却在童话里继续。 就在关门大吉打包书籍的那些天,一个快递送到了书店。

  
 

   快递里是新一期的《十月文学少年》。 这是著名文学期刊《十月》的少年版,这一期的《十月文学少年》,刊发了关于司芬克斯书店的3篇童话以及1篇创作谈,作者分别为书店老板许梦熊和老板娘黄晓艳。 两个作者的“异彩纷呈”两人的作品共同刊发在《十月文学少年》“异彩纷呈”一栏。

  
 

   黄晓艳的《遗失之夜》15000字的篇幅,说的是书店老板和老板娘从旧货市场淘回两条长椅放在书店外,有一天它们莫名其妙地消失了。 接着,发生了更奇怪的事情,小熊猫快递员送来蓝莲花做的请柬,邀请他们届时参加“遗失之夜”。

  
 

   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也出现在书店,想找一本特别的书,她年轻时候的书。

  
 

   神奇的夜晚来临,盛开的蓝莲花里跳出领路童子,带领他们来到一个被遗失的月亮照亮的地方,参加一场长着尖耳朵的“人”们召开的遗失之物“拍换会”……许梦熊的《家神》是一个有趣的小故事:据说在巷子里,家家都有一个萌萌的小家神。

  
 

   一年到头,小家神用小豆子给你记着账呢。 做好事,加红豆一颗;做不好的事,加黑豆一颗。

  
 

   红豆管福气,黑豆只能换倒霉事儿。

  
 

   巷子里还住着一个穷神,他要根据红豆和黑豆的数量,给每个人安排每年里应该遇到的小厄运,比如感冒啊,醉酒啊,丢东西啊。 一天,书店老板不小心代班了穷神的工作……此外,他的另一篇童话《盲人小提琴手》以及创作谈《芝麻香中日月长》也同期刊发。

  
 

   这不是司芬克斯书店第一次出现在《十月文学少年》里,2018年5月,在首届“小十月文学奖”中,黄晓艳取材于书店日常的《快递员的故事》获得童话组佳作奖。 当时,儿童文学评论家崔昕平给《快递员的故事》写了授奖词:“从凡常生活中捕捉遐想的蝴蝶,以文化思考创作文学的童话,是《快递员的故事》最为动人之处。

  
 

   当人类已越来越远离阅读时,往来于人类与动物雇主之间的神秘快递,让门庭冷落的书店焕发生机。

  
 

   想象出其不意,隐喻如在身边。 ”与喧闹渐远,与自身渐近书店的故事,要从2016年说起。

  
 

   一天,许梦熊决定辞职,开一家书店。 只因某一日,“我与夫人对坐家中,触目所及都是书,一时思绪起伏,自揣余生恐怕也没什么长处,当觅一所在,开间书店,最是快慰”。 在此之前,许梦熊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诗人,曾获第二届朝阳诗歌奖、首届北京文艺网·国际华文诗歌奖,诗集《倒影碑》获浙江省作家协会2015-2017年度优秀文学作品奖。 当然,他是一个读书人。 书店里满满两面墙上一直顶到天花板的书,来自经年来的精心收罗。 辞职开书店,在路人看来或许是一种情怀,而他说:“开一家真正的书店,是因为自己想做一个真正的读书人,为学能够印证才有进境,我是为了自己能够走得更远,而不是与时代走得更近。 ”那些与时代走得近的书店,开在喧闹的商场里,有很多网红打卡,与其说卖书更像是贩卖一种生活方式。

  
 

   一家真正卖书的书店,却是门可罗雀。 两个人坐拥书城,倒也淡定,一个在门边的柜台里看书写诗,一个坐在离柜台不远的长桌上看书画画。

  
 

   日子一天天过去,架子上的书没怎么变少,手上的创作却日益丰厚起来。

  
 

   没有与时代走得更近的两人,在创作上确确实实走得更远了。

  
 

   诗歌、小说、童话和插画……两个人都拓展了自己的创作边界,发表了不少作品,获得各种奖项。 这家冷清的书店也给予两人许多灵感。 书店中所见所闻,许多成了他们笔下的素材。 也许有一天书店变成一本书《快递员的故事》中出现过的快递员,再次出现在《遗失之夜》里。

  
 

   故事里的快递员“只有十三四岁孩子那么高,骑一辆老式自行车,戴着灰蓝色鸭舌帽,神情认真严肃”。 他的原型就是时常在书店出没的一个很有趣的快递员,个子一米六左右,说话慢条斯理,看上去像一只小浣熊。 现实中的快递员,隔三岔五送来网购书籍,童话故事里的快递员,则成了连接现实与幻想世界的信使。

  
 

   《遗失之夜》也可看作《快递员的故事》之续篇。

  
 

   不仅仅是快递员,巷子里书店中出没的许多人,都成了他们幻想世界里的人物。

  
 

   精通古典乐、擅长小提琴的一位空军,成了《盲人小提琴手》的主角;同升巷里慈眉善目的女修鞋匠,被黄晓艳写进《星辉童子》……不仅仅是各色人物,书店门口的桂花树、大树上跳跃的松鼠、书店门口的两张长椅,也被他们写进了故事。 “书店开张不久,我们在旧货市场挑到两张长椅,以前乡下开大会或者看露天电影经常见到的这种长椅,价廉物美,记忆犹新,仿佛自己的童年随着两张长椅一并回到书店。

  
 

   我们把长椅摆在店外,当作露天茶座,没想到一星期还没过去便遭人偷走……”后来,两张长椅找到了,在老五中杂草丛生的操场上摆着,原来是被人悄悄地搬过去,打球健身之余,留作休憩之用。

  
 

   这成了黄晓艳创作《遗失之夜》的缘起。 《遗失之夜》是一个关于遗失与寻找的故事,那些被人类遗弃的东西,比如一个顶针、一粒纽扣,一把坏了齿的木梳、一个丢了盖的茶壶,都被松鼠一一收集起来,当做宝贝。 花白头发的老奶奶,也终于找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书——那里面夹着她最美好的记忆。 读到最后,你一定会被打动。

  
 

   这是一个非常温暖的故事。 而黄晓艳和许梦熊两人也像故事里的小松鼠一样,收集着芝麻巷中的粒粒芝麻——那些在很多人看来不值一提的小人物小东西,然后,“像首饰匠打金锁那样地劳动着,把一个个小环非常合适地联接起来”。 说不定有一天,书店的故事能出一本童话集呢?说不定,一家在现实生活中无以为继的书店,却在文字里永生,成为书架上的一本书呢?期待着书店变成一本书的那一天。 (责编:郭扬、张丽玮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